小学生练笔

啥都吃,慎

【伪瑞嘉】孤独的巡礼


以珍贵珠宝镶嵌的王冠,象征无上地位的权柄,镀有鎏金的华丽殿堂。嘉德罗斯面无表情地一步一步走向它们,接受了桎梏。在帕玛,这个全圣空最神圣的地方,他低头向下看,台下赫然是一片正向他顶礼膜拜的臣民。他们正为王的新生庆贺。今天是个好日子, 嘉德罗斯却不这么觉得。
他不再是个战士了,从他高举起权杖的一刻起,他是圣空的王。这个认知是如此突然地击中了他,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即使是全能的人造神,也有不完美的地方,就像现在,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我能治理好我的国家吗?我能以政治手腕而不是武器保护好我的臣民吗?他们所渴求的繁荣与富强,能在我手中得到实现吗?太多不定性的问题涌向他。看着全心全意信赖着他的民众,嘉德罗斯突然觉得头顶的王冠变得沉重起来,那是足以把人压垮的分量。
真是奇怪,他暗自思忖,明明人造人的各方面性能都应该更优秀不是。可他现在却像战场上一个胆小怯懦的士兵,做着随时抽身的打算。他忽然想起自己刚被制造出来的时候:
那是个对于圣空乃至整个凹凸星系都即有重大意义的上午——
“神经丛塑造良好。”
“检测到机体性能已激活,达线上准值。”
“正在架构链接......”
“开启实验体QH-98521”
在一片喧嚣中,那人向他伸出手,做出个似是迎接却更像拥抱的动作。
“欢迎降临世间。”

其实那个科学家是瑞哥2333


【瑞安】打斗场面练习

双重人格安迷修X格瑞 伪原著向
人物Occ预警
“您找在下,是有什么要事吗?”三好骑士安迷修看到传闻中向来冰冷的男人朝自己走来,有些奇怪。照理说,自己的这片练级地并不是什么好找的地方,就是称之为地图中的隐藏菜单也不为过,他当时正是看中这一点才来的。难道说——
安迷修几乎是瞬间就做出反应,全身的元力因子遵从他的意愿加速流动,在他身体表面形成一道不易察觉的保护层。黄与蓝的元力交织着显现出双剑的模样,凝晶和流炎,他把它们交叉着摆在胸前,做好战斗的起手式。
格瑞,大赛第二,有可与嘉德罗斯一战的实力。他在心中估摸着双方的实力差距,一边谋划抽身方法。是的,不得不承认,逃跑这个词很不符合骑士先生的信条,但,为了那家伙......安迷修咬咬牙,准备迎接对方的攻击。格瑞却并不给他太多思考时间,眨眼间,一柄烈斩就直直的飞过来,恰停在他的脚尖前一寸。
安迷修心下了然,这种温和的攻击只是个试探,来试他是否真的像传言般那样“狂性大发,戮兽如麻”看来他对真实情况并不怎么了解,大多是被这两天参赛者们的传闻影响了吧。他笑笑,挥手散去武器形态示弱。
“这不是什么练级的好地方,也没有你想要的东西。”骑士恢复了素日的温和,甚至还难得的带些玩笑似的口吻。
“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的。”安迷修心中霎时闪过种“被猎食者盯上了”的预感,一个激灵,身体条件反射地就地一滚,于此同时,鲜绿的柴刀自地底钻出,赫然是安迷修刚站立的地方。
好家伙,合着这货还会遁地术。安迷修在心里吐槽一番,动作上却是不敢大意,抬手就召出冷热流,剑锋直直转向那人-“在下无意与你为敌,但如果你坚持战斗,也请做好两败俱伤的准备。”个鬼嘞。这里此时危机四伏,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可能被监视着。连他都能轻易感知到那些参赛者们的存在,他不信,大赛第二会感觉不出来。
安迷修显然不打算再跟他客气,他的武器是双剑,只有缩短双方距离他才能占到优势。深蕴这一道理的骑士右脚蹬地,一发力就到了格瑞身侧。可大赛第二哪里又是吃素的,下一秒,那把造型奇特的刀就精准地拦截了冷热流的攻击。安迷修见一击不成,后退一步,看准了那人手腕,用指尖托着剑柄,往上一顶,剑猛地飞出。他借着这股劲,用反手重新握住,顺势就要往下砍。
不想,格瑞识破他的意图,抬起腿,伸到他的后方,结结实实的就要飞起一脚。安迷修连忙避开,谁知这正中对方下怀。几乎是瞬间,烈斩就放大几十倍成鱼骨状,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向安迷修袭来。太多了,不可能完全抵掉。安迷修迅速作出判断,他集中元力御剑在阵中穿行,即使是他,在这种条件下逃脱也显得十分困难。对方实在太强了,其间的能量密度已经高到种骇人的地步。
恶劣的环境也许能激发人的潜力,居然还真叫安迷修想出个损招。他把被冷落许久的流炎召唤出来,与凝晶并在一起,同时催动体内元力。如他所料,两种属性相反的元力相互碰撞时产生了巨大的能量,加上在格瑞刀阵中的不稳定能量造成的方向变动,就形成了——
“我们上,冷热流龙卷风”黄蓝相间的暴戾气流向格瑞袭去,风暴潮移动速度极快,不多时就将对方困在其间。安迷修本来也不觉得这昏招能真的把对方怎样,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也无心恋战,转身就要退出战斗场地。
至于格瑞为什么会找来,又或者是怎么来的,他想不明白原因,现在也不想知道了。他打开终端,准备消费一笔“即时传送”的服务。
“!”异变突生,那家伙不知什么时候挣脱了风的束缚,转瞬近了安迷修的身,对着后膝盖就是狠狠一脚。安迷修毫不设防中受了这么一击,腿肚一软,就失去了支撑力,直接蹲了下去。
这下算是栽了。安迷修在心中苦笑,面上却仍是副死鸭子嘴硬的派头“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格瑞却是一脸平静,早有预期地“我知道”
“但我不会错过你第二次。”
-----------完----------



【瑞安】千灯引

人物Occ预警
安哥伪失忆梗
非原著向预警
-------------
身穿素色短褐的孩子手持一把样式古朴怪异的提灯,走的轻快。他的身后,赫然跟着个脸上写满“我不需要性生活”的冷漠男人,手里还提了把鲜绿的柴刀样的武器,刀上微有裂痕。那男人生的精致好看,可惜生生被面瘫拖累了在冥界一票小女生心中大众情人的排名数。当然,这位炫酷的冷漠先生并不把这些额外的小花样放在心上,至于引路的灯童么,就更不以此为意了。
一路上他们鲜少交谈,即使有,也多半是一对一似的专有名词解答问题。只除了一个,那是在他们走过羽沈河的时候。“我觉得你很像我一位故人”素来淡漠的男人突然开口,也不期待孩子能接上话,他自顾自的说下去,“他跟你一样,都有着深绿色的眼睛,那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沉静的海洋。”等孩子瞪大了双眼回头去看他时,他却又止了话头,沉默地看着周围的景色,再么就是去擦他的刀。孩子最后也没能看清他提到口中那人时一闪而过的复杂表情。
这人......孩子似懂非懂的看向那男人,那一瞬间,好像有许多碎片飞向他,他精准的一一接住,却读不出其中蕴含的哪怕一种情绪。他徒劳的拼着这些记忆的碎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知道在完整图幅里有他一直等着的人,他必须这么做,也只能这么做。
直到——
“我们该走了”男人喊他,孩子如梦初醒,他晃晃脑袋,把胀痛的感觉连带着那些怎么也拼不出的回忆一起丢掉,然后他五指翻转,再次引燃提灯,继续先前的带路工作。他们心照不宣地加快了步伐,把剩下的路程挤压得所剩无几。
“格瑞先生?”孩子试探性地叫他,一对祖母绿似的眼睛通透无比。“我们到了,”他并起五指,做了一个鞠躬的动作,指尖的尽头,赫然是一片浓雾,阴翳中,有黑不见底的小路无声铺开。
“嗯”被唤作格瑞的男人发出一个喉音算是做了回复,多天相处下来孩子也摸清了对方的脾性,不以为然地笑笑就继续说下去。“这是殊途,去到往生之地。虽然黑了些,但期间有万烛燃芯,千灯指引。您放心往前走就是,只一点千万记住,不可回头。”
格瑞抿唇,将一只脚踏上那幽寂如有鬼魅的小径,道两旁的蜡烛适时燃起,一根根延伸出前进的方向。他走了两步,意外地发现小童止步于雾气前。
“不一起么?”他挑眉。
“灯灵不可与灵体同行,来时一遭,已属破例。”
“可我若迷失在其中呢?”
“前面有灯,引你走,断不会出了岔子。”
“里面有千盏灯,一灯引一路,这路怎么走才好?”
“轮回千百次,你从来只走一条路,还教我给你掌灯么?”
格瑞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微颔首,将刀扛上左肩,然后扎进那片混沌,一步一步走得坚定。路的入口很快被雾气笼罩,连带着男人叹息般的一句:
“安迷修......”
也不知道有谁听见了。
-------完--------
嗯,应该能看出来那个孩子(更准确来说应该是灯灵)就是安哥吧。写得很混乱……

【安雷】变小了

Occ预警
设定:雷狮在一次战斗中受到不知名元能力诅咒变小了,然后就变化期间身体机能大幅下降也不能使用元能力,(自带的也不行)。雷狮海盗团寻找解决办法Ing……
我去这设定咋这么长,以后可能会补成单开一篇?随缘掉落吧。

正文部分
雷狮伸出食指,凭空画了个圈,他神情严肃,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安迷修路过门口,无奈地叹口气,不打算进去打断他“伟大而神圣”的工作。谁知刚迈出只脚,他就听到雷狮喊他:“安迷修”。上唇抵着下齿,缠绵而坚决,宛若情人间呢喃的爱语。
安迷修闻言走到床边,不想却被雷狮一把抓住了领带,他一时重心不稳,眼看就要往床上倒——久经锻炼的身体本能帮了他,他在“降落”的最后时刻制住了身体下倾的趋势,堪堪扭成个怪异的L形,这才算是没有砸到男孩身上——以雷狮现在的身体状态,任何来自大赛参赛者的触碰都可能对他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他急于检查雷狮的情况,索性就着这个姿势用终端给床上的男孩作了个检查。
“太乱来了,雷狮。我本以为你会成熟点。”
雷狮垂下眼,不理他。棕发的男人收起扫描结果,准备结束这场注定无果的对话。不料手才刚撑上床沿,冷不丁地就感觉到一阵痛。竟然是被咬了,还是左脸。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雷狮,这是本人吧?居然会做出这种举动,还真是......有点萌哦。果然是因为身体变小了思维也跟着一起幼化了么。安.痴汉.迷.骑士.修在心里暗戳戳激动了一把。雷狮倒是很不满他神游的样子,扯扯他的衬衫角,表情却是淡淡的:“不准离开。”
你雷大爷就是你雷大爷,变小了也这么拽。不准离开,这话说得霸道,也含糊。不准谁离开?或者离开哪?这栋房子?这张床?还是......你?
说到底,这屋子里也不过就两个人。
安迷修终于反应过来,和着之前是在圈占领地,宣示主权呢。十足的野兽作风,他想。但意外的,这并不招他反感。或者说,他对此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不可一世的兽甘愿为你献出腹背,那么骑士,是否也该回一句誓言呢?
安迷修忽的笑了,他用手拨开雷狮额前的碎发,没了头发的遮挡,一对深紫的星子露出来,此时它们只为眼前这双同样真诚的绿宝石而闪耀。这是雷狮,安迷修听见心底一个小小的声音。他是我的。他飞快地补上后一句。然后,他再次俯下身去,在恋人的额头轻落下一吻。
“骑士对他的所爱至死不渝。”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为您而来。”

——完——
所以说雷狮到底是什么个坐姿23333

瑞安--【名字】

一个赏金猎人和龙的日常(瑞人安龙)
occ预警 甜向
想展现一个不一样的格瑞,大概是那种占有欲贼强但是还很撩很撩的(然而并写不出来......)
如果接受了以上,那么正文开始

“你说你好端端一头龙,叫什么安迷修?”格瑞擦擦烈斩,希望借此绷住人设。只是问题已经打脸了啊,格瑞大大。
“怎么,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吗?”一旁身型伟岸的霜火巨龙说话间给自己翻了个面,它调整着姿势,试图让阳光分布的更均匀些。
“这听上去倒像是个人类的名字。”还是向来和他不太对头的那一种。格瑞在心里补上后一句。赏金猎人与圣骑士一向不和,这是整个凹凸大陆的常识,可显然不是眼前这头龙的。
“哦,你是说这个?龙族起名......嗯......是很随意的。”安迷修哂笑两声,仓促的别过话头:“说起来我最近找到一种新的宝石,它是透明的,但傍晚的霞光一照到它就会发出些五颜六色的光。漂亮的很,你想看看么?”
“那是冰。”我几天前才从寒冰湖运来的。
“嗯......几天前我下山看到了一位叫艾比的可爱小姐,我如果能......”
“生殖隔离”美丽的小姐?想都别想,你是我的。
.......
几轮太极打下来,安迷修明白自己试图转移对方注意力的计划算是落空了,担心对方再阻挠他分出精力顾及心爱的园艺与烹饪,它只好继续先前的话题。刚准备张嘴,又觉得自己就这么妥协实在太掉价,气极了,就抬眼去瞪格瑞。
格瑞是刀口舔血惯了的,自然不吃这一套。他只是悠哉的开口“你还没有说清楚。”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今天不能让他挖到足够有爆点的料,接下来的几天里这条龙是别想消停了。读出这一层意思的安迷修老实了,认命地担任起解说员的角色。
“每只龙都有一个本源名字,这个名字从它们蛋形成的一刻就存在了,只是要自己找才行,”安迷修顿了顿,继续说:“发掘的方法有很多种,有刚破壳就心血来潮叫蛋泥儿的,也有甩了人类机械船异想天开叫螺丝的,还有看了人类放二踢脚觉得厉害就决定改名叫天冲的......”
“哦对了,格瑞你知道吗,隔壁有只垂耳兔非要叫自己雷狮!也不知道是Hcg还是Hmg激素分泌失常了.......”
听到老熟人的黑料,格瑞愉快地把刀翻个面继续擦,顺带抛出个问题:“那大陆上那些龙的分类?”
安迷修自然地接过他的话头:“你是说那些绿龙金龙紫晶龙?不存在的。龙语本就复杂,能理解的人少之又少,很多人图方便,干脆以龙的身体特征为名了。”
“那你可要珍惜我啊。”
“那当然。嗯?”安迷修打了个响鼻,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Su#ffh %€outrp @&r ”
“我靠,你个骗子,你不是不会吼龙语吗?亏我学了那么久凹凸语。”
“这不放长线,掉大龙吗。”



那啥,手机里没安龙语输入法,就不打了,假装那一片是龙语版的我爱你,嗯就是安哥一直不敢说的自己的名字。

雷嘉-灵魂伴侣梗【下】

接上
雷狮视角
战斗结束了,双方都伤的不轻。
雷狮累极了,但他也没回基地,那个以他名字命名的海盗团。并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信任,他想。至于卡米尔,他还不认为这点“小事情”值得他的胞弟挂心。
他用不太轻柔的动作解开右手处皮质手套的系扣,随着布料的下滑,一串小写的字母显现出来。如果嘉德罗斯在场,就会发现这字符的字体与他身上出现相一致。而它的内容也同样有爆点——JiaDeLuoSi
很少有什么事能让这个贪婪的海盗烦恼,但眼下这一桩,绝对算得上其中之一。与在这方面一窍不通的伪神不同,雷狮清楚的明白这代表什么。这种古怪的字,他曾见过一次,在一对甜蜜拥吻着的情侣的身上。它是灵魂伴侣的印记,它们通常相伴而生。
有趣,雷狮笑笑,他拿另一只手去摸那节带字的手臂,出乎意料的光滑。它百分百的与皮肤贴合了,就像个胎记。猩红的颜色倒很是显眼。
“嘉德罗斯”,他咀嚼这个名字,口气中满是玩味。
海盗从不拒绝什么,但也别想从其手中拿走什么。被标记了的猎物,从来不能逃脱。
“我很期待。”
这是海盗的执念,也是雷狮的。
———————————完—————————————

【雷嘉】-灵魂伴侣梗

Occ预警
“嘉德罗斯最近心情不好,尽量少去招惹”。这几乎可以列入《凹凸大赛生存手册》中顶重要的前二十五条。本来小孩子吗,喜欢打打闹闹的也正常。只是不知怎么,这两天那主气性尤其大。这不,上一场和大赛第二的比试,那位轻易就先了快半个新手大厅.......
一时间,是搞得整个大赛鸡犬不宁,人人自危,生怕触霉头成了那祖宗的积分礼包——虽然自己尤为珍视的分数在人家眼里可能比个苍蝇大不了多少,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豁出一条老命拼死赚来的不是?哪有白白送人的道理。而那几位审神者也乐得看到参赛者们的“昂扬向上”的精神势头,干脆对这虐杀行为置之不理。这才成就了大赛这般修罗场的样子。
然而,对于这一切,掀起风雨的主儿却浑然不知,他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如何把脖子上的字去掉。是的,你没看错,嘉德.烦躁期.罗斯的脖子(更准确来讲是后颈)上突然出现了一行字,这字还好死不死跟他死对头有关,你说巧不巧?
这事还要从一周前说起。

一周前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很不对劲,他以为是检修期到了,便没多大在意,可几天后与雷狮的一场战斗迅速打了他的脸。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对上No.4,殆误三次战斗时机,这数量也实在太多了些,索性对手的状态似乎也不怎么样,几次致命攻击都叫他堪堪躲过。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两败俱伤,但谁也没讨了便宜。
嘉德罗斯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来了个全方位的检查,做这事的时候他怀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避开了雷德、祖玛。这种力量减弱的感觉糟透了,嘉德罗斯想。
系统没给他多少感叹的时间,嘉德罗斯很快收到了报告。“身体损耗度82%,建议维护”他不屑的笑笑,大赛里的几只虫子而已,用不着大动干戈。他眯起眼睛,继续往下看。
等到他把最后一行报告看完已经彻底失了耐心。这些反馈除了几个毫无建设性的提议外什么也没有。啊不,除了一条标着低级预警的扫描图像。鬼使神差的,嘉德罗斯点开了它。
不出所料,成像一片前程大好的蓝色,只除了后颈一处。他左手向上一抓,便提了具体的像出来,然后他细细的去瞧,这一举动成功的让LeiShi这几个字母印在自己的眼瞳里。“雷狮?”他不可置信道,但显然没有更多选项可供选择。
要这个高傲的王者接受自己身上有了另一个男人名字的这个事实是件很困难的事。但嘉德罗斯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他试图搞清楚这些个破字母到底是什么,为此,他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检索自己的数据库。
相关信息:0
“神是不需要感情的”。秉承这一观点,圣空星的那帮科研人员从一开始就压根没往里导入相关程序。而他又不好开口问祖玛他们问询。阴差阳错的,就这么掩盖了真相。
嘉德罗斯不甚满意的看着搜寻结果,,索性将之定义为一种新型元能力,冷哼一声,向岩浆湖走去。
嗯,可能还有一章雷狮视角?
感谢观看。